【專訪詩人曾魂】如果可以,一生至少要去接近一位詩人

採訪&撰稿/TEDxLoveRiver編輯.吳怡萱

DSC03631.jpg

第一次看見曾魂,是在一個文學獎的決選場合。
那時候,每首入圍的詩,都要匿名攤在評審與觀眾眼下,而我是台下那個伸長脖子聽審的觀眾。當司儀宣布首獎時,我和在場的人們一樣將頭往後扭,想知道究竟是誰,可以將禪想與魔幻這兩個衝突元素,交融成和諧的一首詩──

緩步向前的是一個高瘦人影。不,那不是「影」,而是曾魂穿得一身黑。他手裡捧著厚重的集冊,彷彿一個靜默的修道者,我們馬上會意過來,那集冊是他年復一年的修煉成果,無盡的日夜裡,只有晨光星月伴他煉字、煉詩,還有煉心。

掌聲轟然響起,還由於他獨特的外貌氣質,引發觀眾一陣驚呼。歪著頭,我偷偷打量這位神秘的詩人,掌聲背後總有一段孤單的歷史,我想唯有對話,才能讓我腦中對詩人的構圖,具象起來。

_MG_9674(1).jpg

 

如果你在末日遠方
解讀與瞻仰
我早已離去紀元
如果你要呼喚我
請別給我名字 

——曾魂〈孤星自傳〉

 

我們把詩人與浪漫劃上等號,其實……

 

詩人都是浪漫的嗎?曾魂打破我的既定印象。他說一首詩的完成,是需要理性蒐集資料、做足功課的。在一個抽象概念(靈感)產生後,曾魂會把它鞍進腦海裡,接下來每一天,靈感會在攝取的新知裡醞釀,在生活中不斷打轉──詩人的腦袋無時無刻不在想詩!許多初學者會把「沒有靈感」視為下不了筆的理由,其實並非靈感不來,而是缺乏鍛鍊的腦袋!曾魂是年輕的詩人,卻已累積兩百多首詩作,也出版了詩集《剎那如何是神》。白天他忙著文案策劃的工作,深夜就坐下來寫詩。我赫然發現曾魂的文學成就,是來自他對生活的認真,一天又一天,扎實構建他對文字、對美學、還有對個人信仰的堅持。

 

DSC09270.jpg

 

在身體完全透明以前,尚記得
記得木質的胸口坦露著紙
拈起並寫上草率的音節
刮下一道水紋
把兩面的礁岩對摺
滴下的細節,是鹽味的心事
攤開如新世界
記憶在手掌之中
自己在風聲之外
 
──〈水歌〉,曾魂《剎那如何是神》

 

成書1.jpg

 

曾魂的哲學觀:每個人都具有神性!

伯納爾球體的居民
明白了存在如同重力
立足並不來自相信
有多少個地方
就有多少個祇
有機器人,也有機器神

--曾魂〈同在〉

 

曾魂沒有宗教信仰,但他的詩作不斷在探究人神關係。讀〈同在〉一詩,「伯納爾球體」的畫面逐漸滲入感官。那是一個假想的未來星球,曾魂為星球上的人們勾勒一幅畫:伯納爾球體上的人們,了解自己不是因為神才存在於世界,那些人也知道,自己不用憑藉「信神」來完善自己──這和地球的世界截然不同,地球人總在不安的勞碌中,渴望仰靠一個未知力量,也就是「神」。曾魂認為每個人都具有神性,因此在他的詩作裡,常常把大眾認知的「他」寫成「祂」。

 

DSC03811.jpg

 

平日我們讀詩,日記裡也偶有零星散句,但我們鮮少把詩帶入生活,真正成為坐臥思想的一環。於是「詩」就成為一種維度,一種以隱喻、意象、節奏為出發點的思考邏輯。詩人,正是打磨這種邏輯、浸潤這個狀態的專家。如果可以,一生至少要去接近一位詩人,給自己一個冒險的機會,掉入一首詩造的陷阱。

 

DSC02433(5).jpg

留言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