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到那個吳啟豪:一邊流浪、一邊深耕在地的活動人

A.png

每一個人都能翹著腳埋怨──台灣南部沒有媒體資源,而他就在台南舉辦了「編輯人年會」;每一個人都能搧著風批評──台灣沒有編輯教育體系,而他就四處奔走為中學生建立編採教育。過人的執行力可以創造多少價值?估算不來。我只看見坐在我對面的吳啟豪,懇談的不是他那一大串活動資歷,而是──在地還有什麼問題沒解決?

我們先來解鎖啟豪這個人的故事:

 

現在閒不下來的他,曾當過三個月的尼特族

 

B.png

 

大學一年級時,啟豪接手領導一個面臨倒社的社團,憑著一股挽救組織的衝勁,讓還是學生的他,正式捲入活動圈──沒日沒夜寫企劃、談贊助、找資源的漩渦。

「為甚麼願意接下這個爛攤子呢?」我問。
「能讓一個瀕死的社團起死回生,不是很酷嗎?」他擺擺手,彷彿這個選擇是呼吸決定的。

2007年,啟豪從大學畢業了,當時台灣南部尚未有什麼活動概念,北部環境又不符他的想望。為了生計,他開始在工廠當作業員,也做過送貨的工作。一成不變的生活作息幾乎令他遺忘了大學時期,那份對企劃、策展、撐起一場活動的熱誠:「我漂流了將近四年的時間。」後期他甚至當起了「尼特族」(指不升學、不就業或不參加就業輔導,終日無所事事的青年族群。),歷經三個月的頹廢,他開始知道,自己並不適合再這樣下去。

 

C.png

 

「當我冒出這個改變念頭的時候,就有創業機會找上來。儘管這個機會到後來失敗了,但那成為我跨出尼特族的第一步。」

啟豪漸漸明白,不是「身處在這個社會」就能夠了解社會,「行動」才有辦法真正靠近你所在的地方,拼湊這個環境最真實的面貌。

 

身為在地搞活動的人,看台灣怎麼了?

 

以「辦活動」的視角,怎麼看台灣社會的問題?啟豪從歷史講起。他發現台灣人被1960年代的經濟起飛慣壞了,形成撈「時機財」的風氣,人們笑呵呵地成就了財富,卻忽略當年台灣的經濟起飛,其實泰半仰賴輝煌而不紮實的美援。更顯而易見的例子如黃色小鴨來台,風一吹,大家就往相關產業撲倒,風向一弱,產業也消聲匿跡了。

 

D.png

 

「打個比方吧!把一個機械的裝備拆卸掉,安上新的零件,這個機械不見得能運轉得比較好,因為零件不是一味的換新就能改變性能啊!而是要遵循它原本的系統。台南在地要去追求創新,也是同樣道理:不是一頭熱的把新元素帶進來,而是要連結台南原有的脈絡,順著這個脈絡去發展新事物。」

啟豪把在地,無論是政府或民間發展的盲點說得很精準。攔腰折斷、沒有脈絡的吞嚥或堆砌,終究非長久之計。

 

啟豪的「進門理論」?

 

辦活動之外,啟豪也致力於編採與活動的教育:「很多事情是在投入之後,才發現一定要去做,因為你不做,就沒有人做啦!」

 

10414893_1642953415940696_462492930163904179_n.jpg

 

啟豪所說的,是台灣少有人在體制內做編採與活動策展的教育。這歸因於社會風氣、學術界或政府,尚不認為編採、策展重要到應該進入教育現場,許多人都是在出社會,進入編採或策展場域後,才開始一步一步累積實戰經驗。

「這就像一道門的隔閡。門裡面的人在奮鬥什麼,門外面的人永遠不會知道,儘管他們之間就只差那麼一扇門的距離。所以我們要做的不是大聲嘶吼,而是那個『打開門』的動作。教育,正是這樣的一個動作。」

 

E.png

 

聽到這裡,我終於止住了追問的慾望。因為我悟到自己是那麼膚淺,只想知道他「如何成就一件事」,而非他「為何能成就一件事」,初心說明了一切訪談問題的答案。而他在策辦完EDT(台南編輯人年會)之後,即將著手的是格局更高的IEDT(國際編輯人年會),屆時勢必有更多挑戰在前方。

「唯一不變的是,這場國際編輯人年會,還是要辦在台南。」他幽幽的說。

 

13246372_10206228195524125_8812555995526386955_o.jpg

留言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