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新秘對話:新娘妝,是終究要卸掉的創作。

TEDxLoveRiver 採訪撰稿/編輯 吳怡萱

「他們甜蜜背影的後方,有我淺淺的微笑。」

1

新娘秘書Cera一句話道出她工作最快樂的時刻。女孩們平日會隨身攜帶小小的化妝盒、化妝包,但在Cera的腳跟旁,是厚重的化妝「箱」──目測是三隻成貓可以跳進去的大小,裡頭齊整排列著各式化妝品。我瞪大眼睛望著這位率性又年輕的新娘秘書,想像纖瘦的她拖著這麼一大咖,在人們推推敲敲選定的吉祥好日,跑遍全台灣,只為趕赴那些陌生女孩們的終身大事。

新娘秘書不容易!技術之後,依然要回歸對「人」的體察

新秘Cera的化妝箱裡竟然還有攝影燈!Cera告訴我們,著手化妝的地點很重要。在新娘家裡化妝,燈光、色溫常常和飯店相差甚遠,有可能在家裡看適合的妝容,到了飯店就不適合了。

「無論是新娘還是任何人,出席重要場合發現自己的妝不好看,整天心情都會很不好的!」

2

Cera把外貌與心理的連結看得很謹慎。許多時候,我們很難發現自己的心情狀態,和自己當天的穿著、妝容有關。我想是Cera奔波這麼多場結婚典禮,識人漸廣,影響了她對人的細膩體察。

結婚日之前,Cera就要和準新娘做密切溝通,有時候是直接見面,有時候會透過視訊。除了了解新娘喜歡的造型,還能從她的談吐中,揣摩她的個性和想法,然後呈現在臉妝與髮型上。Cera的分享讓我恍然大悟:原來新娘的美麗,不僅是瓶瓶罐罐和巧手可以造就的,而是要用真誠的心去懂她,這個「懂」字,才是成就美麗的魔法!

%e7%b0%a1%e5%a0%b11

再濃、再濃、再濃!感情可以,化妝可不行!

有趣的是,世代審美的差異會反映在婚禮上。當新娘正在上妝的時候,親友來來去去,路過幸福美麗的主角時,總不免駐足評點一下:這裡再補一點、那兒再少一點……。偶爾遇到有些女性長輩,覺得新秘把妝化得太淡啦!在她們那年代的結婚典禮,新娘總是把粉撲得很厚、口紅擦得很紅,於是長輩嘴裡便叨念著:現代的新秘是不是偷懶呢!

img_7977

這個時候新娘也很恐慌。天啊!不敢忤逆長輩傷和氣,又想要維持最合時宜的妝,怎麼辦?貼心的Cera都知道。她對著新娘子的臉,拿起妝筆,「凌空」揮就幾下,對著「空氣小姐」熟練地補粉補口紅,新娘美麗的淡妝沒變,老人家也滿意。講到這兒我們都笑了,我彷彿看見Cera頑皮地對忙亂的新娘眨眨眼,憑她一個揮舞妝筆的女子,就讓非親非故的新娘與長輩,心都安下來了。

img_9313

新娘妝,是終究要卸掉的創作

新秘通常在一場婚禮負責的對象,僅限新娘和女方母親共兩人。但在場許多親友可能圖一時方便,想體驗「讓專業化化看」的感覺,臨時做出服務的要求。其實這對新秘來說是為難的,除了「專業是有價的」之外,Cera說,每一次完整的梳化,對她而言都是一次創作,她們是她最驕傲也最珍視的作品。儘管這樣的創作,終究要隨著典禮結束而卸掉,但是美麗的記憶和畫面會長存。將梳化的工作邏輯轉換成「創作」,我豁然領悟:這是為何Cera對細節如此在乎,將梳化從眼見轉移至心理層面,近乎苛刻講究的源頭!親友的額外要求可以將就滿足,但她們未經過Cera傾聽對話的過程,加上狀態臨時,化出來的結果,當然不夠完美了!

IMG_7661.JPG

看著Cera將她到處蒐集來漂亮的乾燥花草陳列桌前,信手拈來就是一個別緻的頭飾或胸花。我赫然發現新秘Cera是個溫柔的女子,她微笑目送一對對新人,以畢生最美好的儀態,出場、退場,然後走入兩人生活。我相信,她也會一直愛著這份見證幸福的工作,一如堅貞的愛情。

IMG_0592.JPG

留言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